造车新势力领途汽车:重整缘何陷入纷争 坠入迷途?

发布时间: 2021-09-2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近日,领途汽车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内容主要为管理人向债权人宣布破产重整方案并进行表决。但领途汽车发布的重整计划草案不仅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引发了债权人更大的不满。

  近日,领途汽车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内容主要为管理人向债权人宣布破产重整方案并进行表决。但领途汽车发布的重整计划草案不仅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引发了债权人更大的不满。

  甚至对于“接盘侠”——重整投资人北京蓝雀灵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身份和能力(以下简称“北京蓝雀灵公司”),多家债权人也提出了异议,认为“它是专门为本次重整而设立的‘空壳’公司”。

  领途汽车前身是成立于2009年的河北御捷车业,做低速电动车起家,2017年长城汽车入股,2018年更名为领途,变身造车新势力,发力新能源汽车。但2019年领途便陷入迷途,销量下滑,资金困难,员工放假,工厂半停工,并于2020年走上破产重组道路。

  然而,从2021年1月进入实质性重整阶段后,领途的“重生”备受质疑,除了前述最新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争议,更早之前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数十户债权人也对债权金额和清偿比例等提出异议、提起诉讼或变更债权金额。

  这家曾顶着多方光环、华丽转身的造车新势力,究竟发生了什么?重整缘何陷入纷争,债权人到底在质疑和担忧什么?领途是否还有望走出迷途?

  带着诸多问题,记者联系了领途汽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应。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御捷电动汽车全国销量曾达到9.38万辆,累计销量超过30万辆,连续5年位居低速电动车行业第一。

  或许正是看中御捷的行业地位和新能源积分政策的空间,2017年7月15日,同处河北的长城汽车与御捷车业签署合资框架协议,长城汽车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御捷,首次入股比例为25%,最多可增持至49%。同年10月,长城汽车入股,完成工商变更。

  随后,御捷车业将低速电动车业务剥离,另行成立御捷时代,自己则专心与长城合资经营纯电动乘用车业务,试图在方兴未艾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当年,领途汽车一口气展示了五款电动车产品,三款A00级、两款A0级。销量方面,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领途汽车累计销量9224辆,位居行业第15名。虽然不是很高,但开局也不算太差。

  2019年,时任领途汽车产品总经理的朱义坤,在领途汽车城市合伙人招募季大会上表示:“2019年领途计划推出K-ONE、S5和C3三款车型,销售目标确保3万辆,力争4万辆,以后每年至少推出一款全新车型;网络规划一级200家,二级500家;广宣投入近2亿元,全力打造领途汽车品牌;到2020年力争实现年销10万辆,销售额达到80亿~100亿元。”

  产品力方面,补贴后售价为4.99万~6.19万元的领途E行,续航不到300公里,慢充则需要13个小时,而定位旗舰车型的领途K-ONE,补贴后售价8.79万~10.79万元,但续航只有405公里,相比竞品车型无明显优势。

  “车子才买了1年多,上次电池故障修了20多天,刚刚拿到车快充又不行了,咨询售后也没有确切的回复……”一位领途K-ONE车主颇为无奈。

  这位车主的遭遇并非个案。查阅车质网等国内第三方汽车投诉平台可以发现,在销量极其可怜的情况下,关于领途K-ONE和领途E行电池故障、故障灯亮起车辆无法启动等投诉信息,也不在少数。

  2019年6月,领途汽车全面停产。7月,领途汽车开始出现资金困难,当时有媒体报道,工厂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员工只发放最低生活保障,供应商也开始上门索要欠款。

  记者得到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6月,领途公司总资产已经降至9.86亿元,而负债则攀升至11.89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02亿元,资产负债率攀上120.50%。

  2020年,领途公司债权人济宁龙腾钢构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对领途公司重整。6月,河北清河县法院裁定受理领途汽车重整,2021年年初,领途汽车进入实质性重整阶段。

  “更名之后虽然实现了品牌向上,但领途汽车一直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和方向,这也就为后来的彻底失败埋下了祸根。”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道。

  “自2019年12月起,一直拖欠员工工资,就连疫情期间一个月一千多元的生活费,还连续三四个月不发放。”一位无锡市惠山区北惠路领途汽车御捷时代汽车车间的员工向无锡市惠山区信访办反映问题时提到。

  对于员工的讨薪诉求,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办事处在回复中说,江苏御捷时代汽车有限公司、江苏8卡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员工的欠薪问题,因支付手续没有完善造成,待铠龙东方、江苏御捷、江苏咪卡3家公司手续完善后,会立即支付。

  深陷领途汽车泥沼的还有上下游众多经销商、供应商和金融机构。多家领途汽车经销商向记者透露,其相关保证金一直未清退,河北邢台市某银行有财产担保债权金额高达1.8亿元。

  供应商方面,记者在一份今年1月29日发布的《领途汽车管理人关于提请债权人会议补充核查债权的报告》中查阅到,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前共有658户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的债权金额为15.33亿元,由于部分债权人补充或者变更申报金额,最新申报的债权总额变更为接近15.35亿元,涉及到河北、北京、山东、江苏、浙江、辽宁、深圳多地企业或自然人。

  查询名单可见,领途汽车债务问题还牵涉出不少产业链条上的A股公司,典型的比如亿纬锂能,资料显示,该公司原本确认普通债权金额为3223.44万元,但调整后增加到了5567.77万元,同时还有3012.28万元的临时债权金额。

  除此之外,以蓝星科技为代表的部分新三板公司也未能幸免。债权资料显示,蓝星科技已确认普通债权700万元。

  根据领途汽车重整计划草案提供的解决方案:“领途公司的法人主体资格继续存续,优先债权组的债权获得全额清偿,职工债权也将获得全额清偿,不过普通债权按照30.76%的比例清偿。”换言之,在上述所列主体中,绝大部分的收回投资比例不足3成。

  仍以亿纬锂能为例,根据其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对领途汽车的应收账款为7607.49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043万元,计提比例为40%。按照30.76%的清偿比例清偿,亿纬锂能只能拿到2860.42万元。

  清偿比例缩水的同时,支付方式也变成了“展期”。记者拿到的《北京蓝雀灵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关于领途公司的重整投资方案》(下称《重整投资方案》)显示,投资人提供清偿资金总额为6.407亿元,还将分4期支付。其中2021年4月30日前支付15%,12月31日前支付15%,2022年12月31日前支付30%,2023年12月31日前支付40%。

  在不少债权人看来,这种偿付方式只有利于重整投资人,即北京蓝雀灵公司。15%的首次偿付比例相当于1亿元规模,而重整计划草案显示,领途汽车资产中有3.29亿元对外应收款,主要为新能源国补资金。倘若资金到位,北京蓝雀灵第一年不仅不用投资,还将倒赚2亿元流动资金,以及一家具备汽车生产资质的整车厂。

  今年1月5日,清河县法院发布领途汽车投资人招募公告后,在规定报名时间内,北京蓝雀灵被最终确定为重整投资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蓝雀灵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2日,最完整香港马会挂牌注册资本1亿元整,由自然人韩长晋全资控股。

  查阅北京蓝雀灵官网,这家公司对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行业地位的描述为:“在供应商领域,建成全球顶级供应商配套体系,拥有排名前50的供应商体系已合作29家,包括华为、博世、采埃孚等;在核心技术方面,在意大利、日本、美国等世界各地都设立了研究院,除了掌握造型、底盘、车身和集成等整车开发制造能力外,还有搭载超过90项自主开发的专利技术,覆盖一系列电动车核心系统、车联网智能操控和轻量化技术……”

  在向领途管理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中,北京蓝雀灵对董事长韩长晋的描述为:“在国内外汽车行业经营多年,不仅资金雄厚,而且整合行业资源的能力强,拥有经验丰富的全球化国际经营团队……”

  根据介绍,北京蓝雀灵方面已经对领途汽车未来运营做出战略规划。从《重整计划草案》来看,提高管理水平、加大研发投入、加大品牌推广和渠道拓展投入、剥离不良资产、实施股权激励等都成为未来经营方案的核心。

  其中,明确重整后的领途公司将聚焦A00级智能网联新能源乘用车,覆盖购车、租金、金融、充换电的新型汽车消费生态,预计2021到2023年实现产品销售分别达到1万台、5万台和8万台,销售额分别达到3.5亿元、17.5亿元和30亿元。

  在研发投入方面,《重整投资方案》显示,蓝雀灵三年固定资产和新车型开发计划总投资高达7亿元,倘若加上为领途汽车重整提供的6.407亿元清偿债务资金,这意味着未来三年,北京蓝雀灵在资金方面至少需要投入16亿元。

  对大多数新能源车企来说,16亿元的流动资金,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成立不到一年的北京蓝雀灵,能应对这一资金挑战吗?

  目前还没有明确答案,不过,对于这一投资人,不少债权人并不认可,质疑其是专门为领途汽车重整而设立的“空壳”公司。

  首先,北京蓝雀灵官网备案通过时间为2021年1月26日,但网站信息的发布时间却是2021年1月11日,也就是作为投资人向管理人报名并提交《重整投资方案》的前两天。而且,其官网上展示的产品图片,也是其他品牌的概念车。

  其次,公开信息表明,北京蓝雀灵的法人代表韩长晋,此前在汽车业的从业经历仅限于2010年1月与葛承俊各出资50%在重庆注册的重庆晋翔汽车部件公司,注册资金仅为3万元。六年之后,这家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汽车零配件(不含发动机)的公司被注销,韩长晋的名字也未在汽车行业中出现过,直到去年9月北京蓝雀灵注册成立。

  领途汽车重整消息公布后,曾有媒体前往北京蓝雀灵的公司注册地探访,但并未发现任何关联信息,所在园区内一位物流公司的保安告诉媒体记者,“我们没听说过这家公司,这里也没有这家公司。”

  从目前各方的反馈来看,重组过程中嫌疑重重的“空壳”管理公司让领途汽车成为众矢之的,一地鸡毛之后,北京蓝雀灵还能够成为那个救世主吗?又或者,这本来就是一位披着仿冒白衣的骑士?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